去年河北省保定市出了《我爸是李刚》但是去年还有一个《他岳父是法院副院长》你们了解吗?

发布时间:2022年07月06日
       21岁的王军是河北省保定市雄县人, 2010年初被介绍到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人民医院工地工作, 与韩某某一起工作。
       承包商王军不知道他有没有资格。当时,

由于工地施工不合理, 王军被工作中出来的一根钢筋从五楼搬了下来。他在北京的武警第二医院花了近40万元的全部借款来治疗。他死了, 却让王军终身残疾!因为事故给王军带来了终身残疾, 他向工地负责人要求赔偿, 但施工方却只字未提, 说找谁赔偿都无所谓, 没关系。跟我没关系!于是王军通过法律要求为自己赔偿, 并将建筑方大建设公司和包工头韩某某告上法庭。 2010年9月, 王军的父亲和王军的律师来到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。立案法院的人说我们不受理你的案子, 你应该到事故发生地提起诉讼。
       他们去了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人民法院。到立案法院后, 那边的人说你去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。你可以去任何他们要求你提交案件的地方。还有徐水县人民法院。立案法庭的人说, 你应该回去说, 受害人说不应该提起诉讼。如果从五楼掉下来没死, 就在家等死吧。你赢不了官司。不仅这家建筑公司有钱, 他的岳父, 建筑公司的老板,

还是我们法院的副院长!你就像鸡蛋撞到石头一样, 想想就知道!改天,

王军的父亲和律师来了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人说, 你的案子应该在徐水县立案, 去那里!由于保定法院和徐水法院来回驳回王军的律师, 以及第一被告人韩某某是高碑店人的事实, 王军的父亲和律师到高碑店人民法院立案。法院受理此案, 要求支付上诉费2万元。王军没有钱支付上诉费。王军的律师向高碑店人民法院提出“减免、缓刑”申请。法院受理并减免上诉费至13000元, 王军从亲友处向法院筹款。 2010年11月, 王军接到高碑店法院传票, 于2011年1月19日上午9时在高碑店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案子说不能开庭, 因为徐水县人民法院提出了“管辖权异议”, 要等几天才能开庭。王军过完年回家, 就等着消息。高碑店人民法院打电话给王军说, 2011年3月9日上午9时在高碑店人民法院开庭。这一天, 王军来到了高碑店人民法院, 结果是高碑店人民法院。法院表示, 目前还不能开庭, 因为徐水市人民法院提出了“管辖权异议”, 只能等待。王军等了两个月, 最终高碑店人民法院于2011年5月18日上午9时发出传票, 要求高碑店人民法院开庭。
       开庭了, 但审判是正式举行的。经过半个月的审理, 王军收到判决书, 裁定大达建设公司和韩某某应连带赔偿王军200元。一万多元。但在收到判决书几天后, 王军收到了上诉。提出上诉的是建筑公司。别忘了这家建筑公司老板的岳父是徐水县人民法院副院长。你有不上诉的权利吗?王军心怀正义, 心平气和。祖国是一个传法的国家!我正在等待, 相信我能得到一个合理的判决。但王军等了4个月。谁知道建筑公司的老板和他的岳父徐水县人民法院副院长, 在这四个月里, 给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官员们送了多少钱。礼貌?王军接到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传票, 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9月22日上午9时开庭。开庭半个月后, 王军收到宣判, 该案被驳回并送回重审。王军该怎么办?谁能帮助他?他没有钱, 也没有朝廷副院长的亲戚!难道因为施工方偷工减料、施工不规范给王军带来的终身残疾, 就是不夺走王军生命的最大好处吗?没有法律就可以拥有金钱和权力吗?法律是为我们普通人制定的吗?有没有可能用金钱和权力杀死普通人而仍然逍遥法外? “我爸是李刚”和“他的岳父是朝廷副院长”还有哪些强大而丰富的人物没有被发现?祖国何时来拯救人民! ! ! ! ! ! ! !